今日華語電影 今日外語電影 電影影評 電影經典台詞
地方網 > 娛樂 > 電影 > 今日華語電影 > 正文

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北京首演,近四小時時長體量龐大,16人演100多個角色張靜初演“松子”,要在舞台上翻滾300餘次

來源:新京報 2020-10-30 00:47   香港嘉裏物流

由山田宗樹官方授權,趙淼、唐夏娃編劇,趙淼導演,張靜初主演的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繼上週在上海東方藝術中心拉開首輪巡演序幕之後,即將於今明兩日登陸北京保利劇院。

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演出內容將在原著篇幅上進行縮減,保留對松子生命方向有過重要影響的人物關係和事件,通過真兇被抓、松子一生的真相被揭開、松子身邊最重要的人為此得到救贖三段線索拉動劇情。為了更好地將松子的故事搬上舞台,傳遞劇中情感,拉近觀眾與舞台距離,導演在編排時有意添加了大量的舞蹈與肢體動作來表現松子天真爛漫的異想世界。在3小時50分鐘的演出中,舞台上將呈現20把雨傘、25個職業、40多件雨衣、60多雙鞋、100多個角色、130多套服裝、200多件手頭道具,最短換裝時間7秒……這些數據足以呈現出“松子”劇組演出時表演的難度。本期“加戲”欄目,新京報記者專訪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編劇之一、導演趙淼與主演張靜初,揭祕這部作品不為人所知的一面。

三天拿下版權

繼去年年初執導東野圭吾同名小説改編話劇《迴廊亭殺人事件》之後,趙淼坦言,自己其實並沒有再繼續排一部日本文學題材劇的打算。因此在尋找新題材的過程中閲讀了大量來自歐洲各國探案題材的小説。直到有一天,他在一份探案小説的版權名單上看到了《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的名字,一下子便對這部作品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趙淼回憶,自己決定做這部戲的第一時間,製作人與出品人僅用了三天時間便把版權拿下。“選這部小説完全因為自己喜歡,但是又特別害怕。這部作品搬到中國舞台上會是什麼樣子,當時自己完全不清楚。這種未知既是一種恐懼,也具有特別的吸引力。”

改尋呼機為手機

雖然《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源自日本文學,但是趙淼在本土化的改編方面還是希望觀眾能夠感受到,這就是發生在自己身邊的故事。“小説的時間背景雖然是上世紀70-80年代的故事,但我希望他們都是現代人。小説當中的尋呼機,撥號電話,我們劇中使用的全是手機,不要讓觀眾有間離感,認為這故事跟自己無關,雖然講的是40多年前的日本,但事情就是發生在我們每個人的身邊。”

時長四小時仍難處理完故事

對於很多沒有看過原著小説的人來説,電影《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應該是大部分人接觸這部作品最初的途徑,包括此次舞台劇版中的大多數演員也都是如此。而在排練過程中,導演趙淼卻反覆強調,此次舞台劇創作依據一定要在小説的基礎上去衍生,因為小説內容更豐富,線索更多。“電影給我們只有結構,故事,人物,但小説當中給了我們很多電影中沒有的細節、線索、動機,結局。”

儘管他對演員提出瞭如此要求,但趙淼認為,電影還是給了他很多啓發,例如講故事的方式,及對文學性的選擇,尤其在劇本創作過程中,電影版在文學精簡方面給了他很大的指導。“因為電影是129分鐘,但是舞台劇現在已近四個小時,雖然每一個故事在舞台都是一閃而過,我們還是覺得四個小時仍然沒有講完,這實際是在創作過程中遇到的第一大困難。”

與原著和電影相比,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對於劇中人物和故事情節的選擇有它的獨特性。能夠影響和觸及松子生命線索與走向的人物,均被保留了下來,例如代表親情的爸爸、手足情的妹妹、愛情的龍洋一、友情的澤村惠以及松子一生自身所發生的變化。趙淼覺得,即使現在每種情感只選擇一個人物作為代表,但依然講不過來,於是他特別設計了不同的平行空間,有的時候可能一個故事要在四個空間裏讓不同的人物同時講述,這不僅加快了現場節奏,也讓觀眾儘可能在最短的時間裏瞭解到更多劇情的發展和線索。

每場戲不超過12分鐘

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是一部體量非常龐大的舞台作品,上半場130分鐘,大量的舞蹈基本在這半場呈現,因此也會出現大量的切換,對劇組要求非常高。松子53歲短暫的一生,基本前40年都在上半場。“每一種呈現在舞台上的色彩、聲音、肢體動作的背後,都是我們經歷了無數次選擇後最終決定的,隨着體量不斷增大,壓力也在不斷增大。”

這部劇最長的一場戲是18分鐘,實際是兩場戲合在一起的。而大部分的戲,每場大概是6-10分鐘,最多不會超過12分鐘。“松子人生的每一個重要節點都需在這短短12分鐘內向觀眾表現清楚。尤其是上半場,每次人物迅速切換後,就會立馬跳到兩年甚至五年後的全新空間裏,這就是為什麼松子在舞台上會一直處於換裝狀態,造型、聲音都在發生不斷的變化。”

16名演員演100多個角色

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全劇共有100多個角色,全部由劇中16名演員完成,每個人至少扮演六到七個角色。選擇演員最大的評判標準,首先便是具有非常豐富的形體表演經驗。“我們用了將近10個月的時間在找演員,先進行訓練。包括張靜初在內,在排練之前,身體方面早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包括需要她學會和人偶進行交流,練習大量的舞蹈,去表現不同的肢體動作等。”

“馬戲團”式訓練

如此體量龐大的肢體劇裏演員日常怎樣進行訓練?趙淼笑稱,如果不熟的人走進排練場,還以為自己走進了“馬戲團”。演員日常最重要的一個訓練內容,是每個人將兩到三個球扔至空中進行交替接球訓練,看似簡單,但這種協調性訓練其實是通過平衡身體和球之間的關係,訓練演員的視線與關注力,對於舞台上快節奏的轉換有很大的幫助。

張靜初整場戲被摔打30餘次

最初接到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的演出邀約,張靜初其實經歷了一段很“矛盾”的心理過程。張靜初認為相比起舞台劇,拍電影比較簡單,演員只要好好地爆發一條,便永遠留在作品裏了,舞台劇則挑戰巨大。排練時張靜初曾暗自計算過,整部戲她要在台上被對手摔打30餘次,在地上翻滾次數多達300餘次,已經被她譽為自己職業生涯中面對的最大一次挑戰。

“松子”的艱難挑戰

張靜初透露“松子”是所有戲中人物裏,站在舞台上時間最長的角色,很多時候換裝要在台上完成,同時還要迅速做到每場戲結束,三秒就完成換場,迅速進入到下一場戲的狀態當中。這種迅速切換人物質感的能力讓張靜初覺得挑戰很大,因為過去拍戲可以讓演員慢慢找,走到鏡頭前覺得狀態不太好,可以再多試幾次,但舞台上絕沒有這樣的機會,唯一的調整,可能就是從側幕走到台前,在行進間就得完成所有的人物情緒的轉換。

張靜初每天排練下來,腿上、胳膊、包括胯部全都是淤青,身體各處都是不斷摔打留下的傷。面對體力上的消耗,張靜初竟打趣説,其實經常被打暈在地的感覺挺好,至少在台上能歇一會兒給自己一個喘息的空間。她記得,戲中自己被打暈最長的時間大概兩分多鐘。演“松子”對於張靜初來講,非常累,非常辛苦。

人偶表現“松子”童年

提到劇中松子與人偶的表達,趙淼想通過這種形式表現松子的童年。他覺得,松子小的時候其實與父母度過了非常美好的時光,不能説她沒有經歷過童年,只是經歷令其失去了家庭,有客觀原因。“我們用布偶既代表松子的家庭,也有迴歸童年的寓意。一個生命從出生到最後的隕落,又重生的整個過程,觀眾都能在舞台上感受得到。”

採寫/新京報記者劉臻

本版劇照由劇組提供

新聞推薦

第五屆中國科幻大會 力促科幻電影發展

新華社北京10月26日電(記者張泉)記者從日前舉辦的中國科協第四季度新聞發佈會上獲悉,第五屆中國科幻大會將於11月1日至2日在...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評論:(舞台劇《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北京首演,近四小時時長體量龐大,16人演100多個角色張靜初演“松子”,要在舞台上翻滾300餘次)
頻道推薦
  • 《大地上的淚光》:架起一座詩歌的橋
  • 德國累計新冠確診病例數超百萬
  • 父親在 家就在 “00後”男生帶癱瘓父親一起上大學
  • 七旬姐妹登上長城當“好漢”
  • 70歲“裁縫師”精打細算 為舞蹈隊巧制演出服
  • 熱點閲讀
    靠打折促銷的潮鞋頂流 終於淪落到把... 《聽見她説》:針對女性的醜陋凝視無處... 爆款劇男主更是綜藝梗王“東北懟王”...
    圖文看點
    鄉里鄉親
    在流量中涵養“留量思維”... 看了幾眼《情深緣起》,我默默打開了電... 敵營十八年
    熱點排行